三个强盗读后感600字

  这是一个有点吓人的故事。不要说故事了,就是书名加上封面,也会让胆小的孩子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三个强盗扛着一把红色的大斧头,头戴黑色高帽、身披黑色斗篷,只露出一双白色的眼睛,像三个可怕的鬼影一样从黑夜里冒了出来,他们身后的天空蓝得异样。这样一个黑夜,三个黑衣强盗会干出什么样的罪恶勾当呢?

  汤米·温格尔说《三个强盗》是献给女儿Phoebe的,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女儿长大了会喜欢听恐怖故事,才创作了这本“月黑风高”的图画书?

  这三个强盗刚一开始登场时,还和别的故事里的强盗一样的坏,一样的十恶不赦,你看,他们不是用胡椒粉喷马的眼睛,就是抡起斧头砸车轮……如果不是有一天他们无意中劫持了一个名叫芬妮的孤儿,这三个蒙面大盗可能会一辈子这样坏下去,这样十恶不赦下去,永远做强盗。可是,天真无邪的芬妮的一句话,却让这三个罪孽深重的强盗迷途知返了。小小的芬妮说了一句什么话呢?其实,她面对一箱箱的金银财宝,只是问了一声“这些是做什么用的?”就是这么一句话,让三个强盗的人生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们弃恶从善,坏人变成了好人,成了“所有走丢了的小孩、不快乐的小孩和没人要的小孩”的养父。

  芬妮是天使,她拯救了三个强盗的灵魂,让他们获得了新生。可是,一个小女孩的一句话,就让三个坏人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三个好人吗

  汤米·温格尔是借用了民间故事的躯壳。透过民间故事这种最古老的文学形式,汤米·温格尔是想向孩子们传递这样一种现代的思想:坏人的恶,不是与生俱来的;好人的善,也不是与生俱来的。一个坏人可以变成一个好人,同样,一个好人也可以变成一个坏人。

  他进一步解释自己的这部作品的主题说:“我认为人不单纯,即使只有一个身体,也可以拥有多重人格。人有善恶两面,在善恶之间有一块既不是善也不是恶的‘无人地带’。我不知道《三个强盗》里所描绘的三个强盗,是不是坏人。这三个强盗在通过善恶之间的那块既不是善也不是恶的的领域时,时而变善,时而变恶。这一点对于孩子来说十分关键。不管孩子过去干过什么坏事,也没有必要一直追究下去,持有‘明天就会好的’这样一种心情才是最重要的。我想不断地传递这种心声。故事里包含这种心声,比起看上去醒目的口号来,记忆更深刻。”

  实际上,当故事里的三个强盗还是三个冷酷无情的坏人时,他就已经在为我们悄悄地展示三个强盗人性中温柔、善良的一面了。你看,当强盗用暖和的斗篷紧紧地裹住小芬妮时,那是一种怎样爱怜的表情啊。还有,你看他们还会像父亲一样,体贴入微地为小芬妮铺上一张柔软的床……

  《三个强盗》既然是汤米·温格尔的代表作,当然就缺少不了“温格尔式”的讽刺与幽默了!故事的开头还有点吓人,但读着读着,作者的那颗“游戏心”就渐渐地浮现出来了——昏过去的淑女、吓得一大群男男女女瑟瑟发抖的喇叭枪、孤儿们的高帽子、三座和三个强盗的高帽子一样形状的高塔,都会让孩子发出一阵阵会心的微笑。

  汤米·温格尔不是一位墨守成规的艺术家,在表现手法上他更是喜欢推陈出新,他自己就曾经说过:“我乐意尝试用不同的表达方法去打破单调,我讨厌用老一套来重复自己。”在这本《三个强盗》里,他不但大胆配色,还用颜色来讲出文字所没有讲出来的故事。

  例如红色,在封面及故事的前半段那些以黑、蓝为基调的画面中,一把红色的斧头格外的刺眼。这时的红色,毫无疑问,是血、暴力及杀戮的象征。但到了后面,就是一群穿着红斗篷、戴着红帽子的孤儿走进城堡的那一幅画面时,红色则又可以看成是一种生命的延续了。

  还有一个例子不知你看出来了没有?最后一页,长大的孤儿们为纪念三个强盗的养育之恩而建的那三座帽子形状的高塔,被涂成了苔绿色,这其实就是芬妮打开装满金银财宝的箱子、问三个强盗“这些是做什么用的”时穿的那条连衫裙的颜色。这既可以看作是对唤醒三个强盗良知的芬妮的怀念,也可以看作是三个强盗弃邪归正的象征。

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站长个人立场,仅做转载传播观赏目的,请理性看待文中观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gzw.com/ghg/6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