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散文读后感600字

  

  当陈老师第一次提到“张晓风”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便觉得很耳熟。的确,她是台湾著名作家,在六年级时也学过一篇她的文章,至今还让我印象深刻。

  张晓风老师的散文蕴含了许多人生真理。她的散文叙述自然,冲淡宁静,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但读她的散文也不会使人觉得枯燥无味。

  张晓风的大多数散文是先讲一个或是几个故事,都是那么的生动有趣,显示引人发笑,后又让人沉思。那篇《我不知道怎么样回答》正是这样。小男孩不愿意洗手,并且用自己新发现的句子不断和妈妈辩解。小男孩,他在成长,他在强烈的想要建树他自己的秩序和价值,我不由得对小男孩产生一种敬意。虽然最后妈妈没有回答小男孩的问题,也没有使小男孩喜欢洗手,但是妈妈和小男孩都依然爱着对方,这是永不磨灭的。

  读了这么多张晓风老师的散文,最令我喜欢的还是《一碟辣酱》和《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一碟辣酱说的是张晓风在香港教书时,校长请教师来赴宴。当时,桌上摆了一碟厨师亲手调制的辣酱。因为没有一个人去品尝辣酱,所以张晓风出于一点善意,取用了一些。而正是这一点善意的举动,使她换来了更大的善意。在离开时,校长送了张晓风一瓶辣酱,张晓风很感动,也真正的爱上了这瓶辣酱。读了这篇散文,我感触极深,其中文中的一句话也让我领悟到了人生的真理:“生命的厚礼,原来只赏赐给那些肯于一尝的人。”是啊,有时候,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只是出于一点善意,便可能回收一些令我意想不到的更大的礼物。所以,多去品尝并夸赞他人的作品,何乐而不为呢?

  在《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的三篇小文章里,我尤其喜欢《寻人启事》。母亲见证了自己孩子的成长。在小男孩的时候,他总是依偎在母亲身旁,被妈妈牵着自己的小手。可是,转瞬即逝,小男孩已经长成大男孩了,他必须有所忍受,有所承载,他那双被母亲握着的小手也有如飞鸟在翩飞中消失了。童年,悄悄地溜走了,小男孩长大了,母亲也老了。可是,当孩子长大后,他会像母亲照顾小时候的自己一样照顾着母亲吗?我想,会的。

  张晓风的散文就是这样耐人寻味,只有一遍接着一遍读,才能领悟到更深的道理。慢慢合上这本书,回想着一篇片优美的文章,一个个生动的故事……

  

  张晓风的散文集《从你美丽的流域》收了许多写儿女情长的篇什。从写作题材而言,张晓风跟其他女作家没有任何不同,爱情、亲情、友情几乎就是她的全部。可是当她起笔运笔,便完全超越了普通女人的情感。《母亲的羽衣》开头描写的是一个温馨场面,女儿入睡前,搂着母亲的脖子问:“妈妈,你是不是仙女变的?”接下来,甜蜜中有了感伤,再往下,又有了沧桑——世间每一个女子,究竟如何藏起羽衣,从仙女隐忍为平凡的母亲?张晓风写得极美,又极沉重,仿佛知悉世间所有的秘密。张晓风写自己的爱情观,一蔬一饭一鼎一镬都是朝朝暮暮的恩情,她说:“爱一个人,原来就只是在冰箱里为他保留一只苹果,并且等他归来……”这是作为平凡女子张晓风的爱情,可是她不凡的时候,爱情便是“执手处张发可以为风帜,高歌时何妨倾山雨入盏”的豪迈与“千泉引来千月,万窍邀来万风”的庄严。张晓风似乎有一种本事,再普通的物事,她总要忍不住翻过来,看看背面,甚至要透过经脉纹路去看它们在几千年前的模样。所以她写给丈夫的情书,写给儿子的诗篇,明明是写私人的感受,却似乎写尽了人类的共同情感,就连她写睡袍、围巾、绣品、油纸伞,也丝毫没有怡红快绿的娇弱之气。

  张晓风始终是追求“大”的:大的格局,大的气象,大的胸襟,大的情感。她甚至是有点刻意为之了。十几年前龙应台出版《孩子你慢慢来》时请张晓风写序,我还记得她说的话。她说自己年轻时听到太多对女作家的嘲讽,人们觉得她们只会写些柴米油盐、丈夫孩子,所以就暗下决心,一旦自己“大笔在握”,坚决不写那些遭人辱骂的文字。她真的做到了。事实上从张晓风的文章里始终读得出她的良苦用心,唠叨琐碎自恋自艾她是看不上的,更别说撒娇作态,即使偶尔忍不住写写柴米油盐丈夫孩子,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她写风衣,那风,翻阅过唐宗宋祖,“而你着一袭风衣,走在千古的风里”。她写酿酒的理由:“如果孔子是待沽的玉,则我便是那待斟的酒,以一生的时间去酝酿自己的浓度,所等待的只是那一刹那的倾注。”这样的文字比比皆是。张晓风的文章字里行间有一种江湖侠客的气度。

  我读张晓风的感受,是仿佛放舟于岁月长河,溯回从之、溯游从之,追随着一路看来,千回百转,也被那百年烟波水气湿了一身。张晓风喜欢读古书,将它们视为夺地而出的思想泉脉,她这样写自己读《尔雅》:世界如此简单壮丽,如此明白晓畅,如此婴儿似的清清楚楚一览无遗。我读她,亦如此。

  

  在这个寒假,我们阅读了由老师推荐的散文集——《张晓风散文》。读来感受颇多。

  这篇散文集收录了许多张晓风的名篇。如《地毯的那一段端》,《画晴》等。在这本散文集中,最多的,就要数写景的文章的了。一条河,一树花,一缕光,都是她描写的对象。在她眼中,似乎一切都是有生命的。

  读《张晓风散文》时,我们会发现,在她的文章中,总是会出现我们身边常见的事物。可是,当那些事物在纸上出现时,它们似乎就变成了一则童话,变得那样美好,美得甚至有些不真实了呢!微云掠空,在她的眼中是一首短诗,一阕不规则的小令;雄伟的阿尔泰山于她,则如古代恐龙一列长长的背脊;而变幻的星光,则是在互相追逐的孩子……那些在生活中被我们遗忘了的美,此刻就在你眼前的纸张上闪耀,就在张晓风的笔下重现了它的魅力。

  张晓风的散文有一种诗的美感。她的文字清淡、素雅。如果用一种颜色来形容的话,就是茉莉的白。为什么是茉莉?因为茉莉的香很清淡,不如栀子那般浓郁,但却令人心旷神怡。可是,她的文章有时却又有一丝哀伤之感。我记得,在《玉想》第四篇时,她这样写道:“今天,我入土,想蝉的幼虫一样,不要悲伤,这不叫死,有一天,生命会复活,会展翅,会如夏日出土的鸣蝉……”这是她对陪葬品之一的玉琀蝉的遐想。那句子里,有哀伤,却又有一丝那样的不甘,那样的倔强。哦,对了,那篇文章题为《生死以之》。

  张晓风,大概是有一颗童心的吧!只一件物,便可让她浮想联翩。那一捧满天星,竟会引出与庄周如此类似的疑问:究竟是“星常化作地下花”呢,还是“花欲升作天上星”呢?正因如此,那些完全不相干的故事也能被她找到相同之处。就例如,那《水浒传》与希腊神话中《潘多拉的盒子》。都只因一时的好奇,而铸成了后悔莫及的大错。导致人间大乱。

  在《张晓风散文》的叙事篇中,我最喜爱的,就要属《地勺》了。这篇文章是记叙张晓风一行人到达尔湖以及湖所在的克什米尔时所写下的。我喜欢它,并不是被那里有名的“耐夏花园”而吸引的,而是被哪儿有趣的早市而迷住的。市场是湖,铺位是一艘艘的小船。有一条一条装满蔬菜的船,也有卖各种小玩艺儿的船。仔细想来,那样的早市想必是极为有趣的吧!

  读了《张晓峰散文》,我似乎是回到了童稚时期,对云痴想;又像是来到了异域国度,感受淳朴的奇异民风;还似乎是与自然融为一体,感受它的生命活力……墨色的字符在素白的纸张上跳跃。这,是一个新的世界。

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站长个人立场,仅做转载传播观赏目的,请理性看待文中观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gzw.com/ghg/4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