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花冠病毒》有感600字

  读了《花冠病毒》一书,我心中充满了恐惧。一是因为花冠病毒的强大破坏力,二就是因为人心的莫测。这些,让我多了许多理智和思考。

  《花冠病毒》这本书是毕淑敏在经历过到非典一线考察后,经过八年的沉淀写出的一本书。这本书的主人公是一位名叫罗纬芝的女心理学家,故事发生的地点是一个叫燕市的城市。这里感染了一种极具杀伤力的病毒——花冠病毒。罗纬芝被派到抗疫指挥部采访,在与花冠病毒周旋的过程中,她不慎感染了病毒,又侥幸成为刀下唯一的幸存者。最后,在燕市人民和各方医护人员的努力下,他们终于研制出特效药,战胜了花冠病毒。

  文中曾提到,某个机构从喜马拉雅山采集的冰川水,被人们触摸后,便出现了被感染的症状,后来传染给了更多的市民。那也许不是真的,但这也说明有些看起来那么平静、让人感觉十分惬意的东西其实也许不怀好意,暗藏杀机。正如它的名字——花冠。“花冠”,是那么美丽平静,可谁能想像,这是一种杀死了几乎一个城市人民的破坏力极强的病毒呢?这个发现让我不寒而栗,不禁想到一些同花冠病毒一样看似和气宽容,其实心中一直打自己的小算盘,心如蛇蝎、城府极深的人,就比如书中的另一个人物——郝辙。这个人也是采访团中的一员,在情况危急时还坚决要求上一线,让人以为他是忧国忧民,其实他是为了能够得到毒株才要上一线的。再有,他故意开车撞伤罗纬芝,抽了她的血,和毒株一起卖给外国人,以换来自己的金钱、名誉。这个人表面上是忠义之士,其实却是个奸诈小人。这种人让人感到可恨,也让人感到可怕。

  知人知面不知心,画龙画虎难画骨。虽说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但现实生活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现在有那么多孩子被拐卖,大多数都是被陌生人和蔼的笑容或可怜的境遇所蒙骗,才会被坏人利用。这些披着羊皮的狼将自己伪装得那么令人同情或让人认为毫无伤已之意,其实却心怀叵测。世界上有好人,也有坏人,我们如何得知这个人是好是坏?我们不是火眼金睛,没有能力去判断人的好坏,我们只有警惕。也许这个结论太武断,但是,我们只能这样做。至少这样,可以保护自己。故事中的郝辙要的只是金钱名誉,所以,没有置罗纬芝于死地。可是在现实中,如果遇见的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呢?后果将不堪设想。

  人心难懂,《花冠病毒》这本书让我更明白这一点。病毒是可怕的,但比病毒还要可怕的,是人心。

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站长个人立场,仅做转载传播观赏目的,请理性看待文中观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gzw.com/ghg/10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