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奴读书笔记400字

  

  读书笔记:《鸟奴》

  主人公: 鹩哥夫妇及小鹩哥 蛇雕夫妇及小蛇雕

  故事背景: 在大青树冠上

  主要内容:鹩哥一家和蛇雕一家都处在大青树上,鹩哥一家处在蛇雕窝的下方,在蛇雕没有事物的时候,鹩哥也是蛇雕的食物,鹩哥把巢安在与蛇雕下方这不是送死吗?原来在大青树上如果有蛇来袭击鹩哥的巢,蛇雕就会把蛇吃掉,这样它们的小宝宝就没有了危险,在这种弱肉强食的条件下它们一直生活着,可可怕的一天还是来了,在鹩哥清理蛇雕窝的粪便时,小蛇雕不幸掉了下来,蛇雕回来后见自己的孩子消失了,很是愤怒,看见鹩哥巢里的小鹩哥,就将鹩哥的4只小鹩哥都扔下来解心头之恨,鹩哥一家彻底完了。最后鹩哥离开了大青树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再次生儿育女。

  从中了解到:鹩哥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安全不受毒蛇的袭击下成长才与可怕的蛇雕生活在一起。父母为了我们是多么的艰辛,他们为了我们撒下多少汗水,我们不应该说一声“谢谢爸爸妈妈”吗?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二十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始写军事,后转向儿童文学创作,已出版500多万字作品。

  主要内容

  一对体型小巧的鹩哥,与一对体型庞大的蛇雕同居在一棵树上,这是不寻常的组合,引起了动物学家的好奇,于是展开了一次深入的研究。原因是他们只想好好生活,养育后代,让孩子健康生长。

  我的感受

  读了这本书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父母养育孩子的辛苦。雄鹩哥和雌鹩哥也有相同的经历。它们原先生了许多小鹩哥,但都被蛇吃了。于是它们来找蛇最怕的蛇雕,寻求庇护。它们给蛇雕清理家,还要照顾小蛇雕和自己的后代。但是它们的孩子却不理解父母的苦心,经常欺负小蛇雕,有一次竟把小蛇雕扔到了树下,结果自己被大蛇雕杀死了。

  在我的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事情。有一户人家很穷,为了供自己的孩子上大学,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田里耕地,父母省吃俭用,把每个月挣的钱都给他寄去,但是他一点也不知道珍惜,体谅父母的苦心。在学校里乱买东西,打游戏,还请同学吃饭。用不了多长时间钱就花完了。我特别讨厌这个学生,他很不懂事,不了解大人有多辛苦,我觉得他这种行为很可耻。我可不会像他一样那么不理解大人。

  当然我在很多时候也很顽皮、任性,当自己想要的东西得不到满足时也会和大人闹别扭,不过经过上面的事情后我知道父母抚养孩子不容易,我以后也尽量不和大人吵架,做一个会体量大人的好孩子。在此,我要告诉大家,当家长也是很辛苦的!大家以后不要再气家长了,家长也是很关心我们的!

  摘抄

  如泣如诉——暗哑苍凉的喇叭声就像一头负伤的豹子在发出如泣如诉的吼叫,在空旷静谧的山谷飘扬回荡。

  大惑不解——我大惑不解,混混沌沌,神思恍惚。

  遒劲犀利——蛇雕的爪子遒劲犀利,能毫不费力地刺进野兔的脊背。

  雪里送炭——雾中送食,虽比不上雪里送炭,但总是一份能让对方感觉出共体察到的深情厚意。

  耳濡目染——如今生活在蛇雕身边,耳濡目染,似应能学会蛇雕叫声。

  

  《鸟奴》这本书是由我国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写的,我家有他很多本作品,如《最后一头战象》《雄狮去流浪》《红飘带狮王》《鸟奴》等。今天我就来给大家介绍《鸟奴》这本书吧。

  《鸟奴》的主要人物有:沈石溪、两只鹩哥和两只蛇雕及他们的孩子们。《鸟奴》主要讲述的内容是:主人公“我”为了近距离了解观察蛇雕,走近了蛇雕的生活,并意外发现了蛇雕和鹩哥本不是同类居然和平共处,再近一步的观察中发现了这个故事,鹩哥徐娘和老毛为了保全自己和孩子的性命,卑微的去讨好蛇雕贵夫人和帅郎,并每天到蛇雕的巢里,啄走幼雕们的排泄物以及被幼雕们的排泄物弄脏的草茎,还一趟一趟的衔来干净的草茎,铺进雕巢,如果蛇雕贵夫人和帅郎不在,他们还要照顾幼雕们。后来蛇雕们因为自己的孩子找不到了,就不顾情面来杀小鹩哥们,可怜的思豆、脑白金、橄榄绿都死了,幸好水晶球还活着,徐娘和老毛一心一意的喂养它,它也慢慢长大了,水晶球长大后,它不愿象它的父母一样卑微的活着,不愿总是受两只幼雕的欺负,勇敢的向幼雕挑战,虽然最终被武大(幼雕)无情的杀害了,但是可敬的它直到最后一刻也不向敌人屈服。徐娘和老毛在被蛇雕们遗弃后又找到了另一个主人,最终成为了沈石溪的“奴仆”。 哎,可怜的鹩哥一家被蛇雕弄得家破人亡,真的好可怜呀!可是大自然中弱者想通过感情去讨好强者,想长期安全的与强者和平共处,却忘了只有展示实用价值,才有存在意义。弱者失去了利用价值后,也就失去了强者的保护。

  

  主人公:

  雄蛇雕帅郎、雌蛇雕贵夫人、雄鹩哥老毛、雌鹩哥徐娘、我

  配角:

  小蛇雕武大和丸小、小鹩哥相思豆、水晶球、橄榄绿、脑白金

  故事背景:

  一棵立在峭壁上的枝繁叶茂的大青树上。

  主要内容:

  动物学家“我”与藏族向导强巴在滇北高原日曲卡雪山进行野外科学考察时,意外地发现一对蛇雕与一对鹩哥把自己的窝筑在同一棵大青树上。从动物分类上说,蛇雕属于食肉猛禽,鹩哥属于普通鸣禽,蛇雕是各种雀鸟的天敌,鹩哥被列入蛇雕的食谱。在大自然的食物链上,二者是猎手与猎物的关系,不可能共栖共存。“我”决心揭开这个谜。“我”埋伏在离大青树不远的石坑里,亲眼目睹蛇雕一家子是如何欺凌可怜的鹩哥的,也清楚地看到鹩哥一家子是如求生存的。经过半年的观察研究,“我”排除了这家子蛇雕与这家子鹩哥之间的“共生共栖”、“单惠共栖”和“侧性共栖”这几种大自然中常见的共栖关系,而且属于非常罕见的主人与奴隶的共栖关系。

  故事高潮:

  雄蛇雕腾飞起来,呦呦啸叫着,朝我扑飞过来。我晓得像蛇雕这样的大型猛禽,不比一般的小鸟,见到人躲避唯恐不远:蛇雕刚烈勇猛,尤其是雄蛇雕,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小,不乏同人搏杀的勇气。我要在石坑里呆下去,一场冲突在所难免。因此我早就准备了好几套应付蛇雕袭击的办法。我从背囊里掏出一只电子小喇叭,在雄蛇雕快飞临我头顶时,出其不意地用力吹响喇叭。呜——呜呜——喑哑苍凉的喇叭声在空旷静谧的山谷飘扬回荡,就像一头负伤的豹子发出如泣如诉的吼叫。雄蛇雕吃了一惊,偏仄翅膀,拐了个弯,在我的头顶划了一道弧线,飞回大青树去。

  故事结尾:

  最终,鹩哥夫妇还是把作者看做了它的主人,再次成立了主仆关系。

  写文章的目的:

  同是一个种类,同生存在一个地方,不要欺凌别人,和身边的人和谐相处。

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站长个人立场,仅做转载传播观赏目的,请理性看待文中观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gzw.com/dhgzs/900/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