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遥远的清平湾》读后感500字

  史铁生,是我们刘老师特别倾情推荐的一位散文作家,读过几篇他的文章后,我感觉他的散文就像是在用灵魂书写,特别令人产生回想。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像一股清泉,慢慢滋润我们情感的荒漠。那一道道的黄土高坡,那一群群慢慢行进的牛群,那一孔孔窑洞中住着的婆姨娃娃,那整天唱个不停的破老汉,可能因为我也是陕北人的缘故吧,读起来总感觉是那么亲近,我甚至嗅到了那里的黄土味。清平湾,离我们的生活到底有有多远,真的是要靠想象,但是破老汉又那样真实,我总是将他和我的爷爷联系起来

  我的爷爷是绥德人,奶奶是米脂人,正应了那句话“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爷爷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特别漂亮。陕北人说话很有意思管吃饭叫“卸脑子”,做什么叫“作甚”,大腿叫“腿把子”,脖子叫“脖项(hang)”,一开始真的听不懂,因而常常闹笑话。爷爷也经常给我讲小时候的故事,爷爷小时候到时不像破老汉放牛,而是放羊。也经常吃不饱,总以土豆充饥,直到现在爷爷都不吃土豆,说吃“伤”了。爷爷是1949年十七岁的时候四九年随后来的省委书记—李瑞山到了西安,现在也算是离休高干了。我会时不时的将破老汉与爷爷联系起来,同一片土地出生的两个人,却可能就因为一念间就成就了两个命运截然不同的人。爷爷的弟弟现在依然生活在那片土地上,虽然有爷爷的接济,但是生活依然窘迫,每当说起家乡,爷爷总会黯然神伤。

  想象着那一片故土,真希望有一天,我能去那里看看,也许我的根就在那里!

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站长个人立场,仅做转载传播观赏目的,请理性看待文中观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gzw.com/dhgzs/1000/7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