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告别》读后感500字

《纯真告别》读后感

“与人挥手,与己作别”

离开一个深爱的人和开始新生活都很难,是不是还会有痛入骨髓的折磨?但是面对自己,与过去或者放当下的自己作别,还难得多。

安妮、尼丽和詹妮弗是三种几乎完全不同的人生,安妮型循规蹈矩坚持不懈,尼丽型没心没肺得过且过,詹妮弗完美无缺束手束脚。究竟哪一种最好?

如果拿这三个类型对自己做个刮骨疗伤式的对号入座,我们肯定会发现真的很难将自己独立定位在其中任一类型。理想是对现实的补偿。做安妮时,尼丽和詹妮弗是精彩的;做尼丽时,安妮和詹妮弗是踏实的;做詹妮弗时,安妮和尼丽是自由的。

01

要么顺势而为,要么无为而治

其实一辈子只足以让自己饰演一种人生,在身体力行上没有选择的余地。大脑从来就与身心保有默契,既然身体(婚姻)是索然无味的,大脑(爱和自由)就会“查漏补缺”,推动建立起或虚(精神)或实(身体)的补偿机制。
即便已经如此“周全”,更年期前后仍然会“邂逅”命运。会发现即便再怎么奋斗,有些事都是命中注定的,这与你是哪一种类型的人无关,也与你的价值观和行动力无关,你只能顺势而为,或者成为无为而治。

02

纯真的告别,然后,重头再来

近两年特别喜欢活在当下,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评判的生活理念,让生命顺应天道自然流淌就好。一个不怎么努力的人,平平淡淡的反而令人艳羡不已。
我们那么努力的追求好,追求爱,追求幸福,追求自由,以及财富、地位、名望,甚至要觊觎道德的制高点。于是犯错,甚至大错特错,甚至明知故犯。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资格”去进行补救,相信只要选择了回头是岸,苦海的彼岸必然能够到达。自己给自己一个机会,他人相信是会配合成全的。恶是善的肋骨,恨是爱的脉搏,错是对的母亲。

祈愿我们都有机会有决心有行动的做些纯真的告别,重头再来。

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站长个人立场,仅做转载传播观赏目的,请理性看待文中观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gzw.com/dhgzs/1000/497.html